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常生活的社会学透视读生活的暗面

发布时间:2020-07-21 10:25:20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为了更多的人创造更多和更好的关于社会世界的知识。这本书将激发你的自我觉醒意识与对社会的洞察力,并促使你从社会学角度去看,我们的日常生活与之前没学社会学时会有什么不同?

汉堡的奇迹:关于社会学的一鳞半爪

文/子炎(豆瓣网友)

为什么,人,不管是蠢材,还是天才,都能轻松自在地活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原来我很奇怪,现在不奇怪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每一个人都拥有一种天然的武器:常识。有了常识的指引,我们见到陌生人握手而不是呲牙,出席场合衣冠楚楚而不是一丝不挂……

这些常识,是如此便利、如此管用,所以,我们以为历来如此、天生就会、拿来就用。但有那么一种人,偏偏好事,就是要问一问这为什么。为什么眼睛不能盯着别人看?为什么鼻涕不能让它自然流淌?为什么父母要养育子女?为什么人类平时不能杀人而战时杀得越多越好?

这种好事者,有一个专门的名头:社会学家。

社会学家,顾名思义,研究一种叫社会学的学问。看了几本有关的书之后,我发现,他们最明显的特长就是唆使你挑战常识、质疑惯例——

你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不是,他人更有权力。你以为自己客观公正?不是,其实你充满偏见。你以为自己自由恋爱?不是,其实你只会爱上和自己条件差不多的人。你以为自己做什么都是个人选择的?不是,每个人都很从众,电视上说什么好你就喜欢买什么。你以为女人下厨是因为她钱挣得少?不是,男人在家闲呆着也不烧饭。你以为西方的民主真的是人民做主?不是,任何一种政治,不管它叫什么,都是精英统治……

这些大家都信以为真的常识鸡蛋,社会学家几乎都要从中挑出骨头来。

这不是我的信口雌黄,他们自己也乐意承认这一点。美国社会学荣休教授查农说:“社会学在多数人不会提出问题的地方提出问题”。另一个社会学家伯格则说:“社会学的首要智慧就是,事物几乎总是并非其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同样还是美国的施瓦布(当然不是只有美国才有社会学家)也把社会学说成是:“如何对所有的惯常做法具有社会学意识”。

在社会学家眼里,一切都不是看上去的那样——不管是看上去很美,还是很丑;由于生活不忍细看,当然还是丑的居多。施瓦布教授干脆就把自己的著作叫做《生活的暗面》。

看到生活的暗面,只是社会学的副产品,不是他们的本意。社会学的主要目的,查农教授说,是“客观地审视社会生活”。所谓客观,就是要拨开常识的迷雾;所谓审视,就是要“有意识”地看。

有什么意识呢?当然就是社会学意识——一种社会学的想象力。

“社会学想象力”这个词,自著名社会学家米尔斯发明以来,一直是社会学家的独门秘器。说白了,也不神秘,其实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怎么看本质?社会学家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它的要点是:既要退后一步看到全景,又要凑近一步看到细节。如果要去理解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样想,必须从位置、身份、情境出发,必须从人与人、人与社会的联系出发,必须从过去、现在、未来出发……总之,社会是一张大网,一团乱麻,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都是互相联系、相互影响的。就如早上刷牙这样的小事,社会学家也说,这绝对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习惯。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刷牙?你为什么只在早上而不在半夜刷?……这背后都大有文章。

这种想象力,确实很厉害。依靠这种独门秘器,社会学家的大师们往往有惊天大发现。马克思在资本主义利润中看见了剥削,弗洛伊德在人类的思维里看见了潜意识,韦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看到了观念的力量……这些名垂青史的经典发现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为了见识其威力,我们再看一个关于想象力的例子,这是威特教授在《社会学的邀请》中特意辟专章举出来的,他说,汉堡是一个奇迹。

他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准备依赖任何人,做一个汉堡的话,你其实是扮演了一回上帝。假如你喜欢牛肉馅的,你要自己先逮一条野牛,因为你不能买,也不能偷;你也只能用石块杀死它,除非你自己铸造出一把牛耳尖刀;在杀死野牛之前,你还要记得挤奶,否则奶酪也是一个大问题。此外,你还要种麦子、制造一个石头烤箱——你必须创造出一个个奇迹。

这个故事不是告诉你做汉堡的工序,而是要你明白:要想看到汉堡背后的这一切的联系,你需要社会学的想象力。

作为普通人,我们根本不可能如此左思右想(我们才不管汉堡是不是奇迹,拿来就吃)。我们最喜欢不假思索地遵循习惯、常识,只要大家都这么做,我也这么做。这正是社会学家替我们着急的地方。所以,他们著书立说,邀请、动员每个人都来拥有“社会学想象力”。他们强烈建议我们,不要欣赏别人提供的图景,而要自己去描画图景。他们反复强调,仅仅出于常识、习惯是不够的。假如有一天,你对某一件事情超越了常识性的知识,能从一个更大的背景上看问题(比如从汉堡里看到了奇迹),那么,恭喜你,你拥有了一种“社会学的想象力”!

拥有这种想象力,虽然值得羡慕,但既不那么容易,也不那么令人舒服。据社会学家的经验,除非你自觉、有意识、长期坚持这么做,否则你很难做到。因为,无意识的常识、惯例会自动采取“阻力最小路径”,抢在你的意识前面——看到一只汉堡,你首先想到的是好不好吃,而不管它是不是奇迹。连社会学家自己有时也犯糊涂。《社会学入门》的作者汉斯林教授在书中谈到希特勒时,轻蔑地写道:“为什么一个留着奇形怪状的小胡子的矮个子男人,会威胁到整个世界?”要知道,他刚才还在声色俱厉地批判那种以外表分贵贱的“种族迷思”呢!

还因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完全依靠理性,就像一条蜈蚣不能每次都考虑先迈哪条腿一样。人类本性不仅喜欢直觉,也需要直觉——直觉令人便利,常识令人安宁,惯例令人正常。而社会学意识却往往是反常识、反惯例的,甚至是反人类的——它经常和人的本性对着干。所以他们的问题总是有一种挑衅的味道,说出的话总是不那么顺耳。

虽然他们很有挑衅性,但大多数社会学家并不是激进分子,摧枯拉朽、革故鼎新并不是他们的志向,他们甚至都不想谴责什么——他们认为自己是搞科学的,价值中立是他们自诩的操守,尽管他们并不一定能做到。当然,他们也有野心,最大的野心是:希望大家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尽量达成共识,一点一点慢慢改善现存的社会。他们觉得:人类有理由、也有权利在一个好的社会中过一种好的生活。美国社会学家约翰逊说,如果我不相信有些事物可以变得更美好,我不会做这一切。

还有一点要说明,说社会学家对常识、惯例来神,并不是说他们是常识的死敌,不需要常识的指引(没有人能够完全抛弃常识,社会学家也不会在半夜刷牙);他们只是对常识、惯例保持“合理的怀疑”,不像我们那么百依百顺、熟视无睹。而且,对常识来神的人也不止社会学家,凡是对生活抱着审视态度的人,都对常识保持警惕,哲学家、科学家都是如此。

但社会学家有自己的不同。他们挑战的是整个社会生活。

不管他们属于什么流派(他们确实有各种流派),有一点他们异口同声:社会很重要。每一本社会学的书,里面必然密密麻麻写满了这两个字:社会!社会!确实,关于社会,社会学家说的最多,也说的最深最好。

怎么个最好法,我兜售不了,我最喜欢他们说的这样一种观点:社会是人造的,人是社会造的。言下之意,社会不是一定会这样,人也不是必然是如此。社会生活是无数可能中的一种,因为人创造了它;人是无数可能中的一种,因为社会创造了他。你为什么成为今天的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潜能,因为你一生下来,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潜能;在许多的潜能中,只是目前的这一个被实现了,被社会实现了。我相信这一点,我是一个记者,但我知道自己绝不是天生必然是一个记者,我也完全可能是一个战士,或者一个王子——如果我出生在黎巴嫩或者阿联酋的话。

他们把社会挂在嘴上,当然也不否认个人的自由,但这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他们强调的是:没有社会,就没有人,社会力量巨大,比你想象的大。不信,你就反其道而行之看一看?你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让鼻涕自然流出来。社会中的规则,只有你反对它的时候才会显出它的威力。但是不是他们因此就是集体主义者呢?完全不是。我们说集体会产生智慧,他们说集体会制造迷思。

比起3000岁的哲学,不到200岁的社会学只是个婴儿;但它少年老成,如今已是一门显学。美国汉斯林教授写的《社会学入门》,说是入门,居然有近700页。读完这本入门,我还是站在门外面;然而,我很兴奋——毕竟,我约略知道了社会学的一鳞半爪。

对了,还有一件事,一次在酒席上我遇见一位大学生,她说在读社会学——现在略微像样一点的大学原来都有社会学系,我不知道他们教些什么,又学些什么?按我的推测,他们应该无事可做。我们是和谐社会,正面的都还没有宣传好,怎么有闲功夫说背面的事?我们领会的功夫都还没练到家,哪有余力谈什么反思?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我们确乎有社会学了,你瞧瞧,连我都在谈社会学了。

人工耳蜗哪个牌子的好

android手机app开发教程

linux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