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电视是三网融合部门利益博弈下的缩影

发布时间:2020-02-03 05:11:50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多省市IPTV业务被叫停、自建网络内容平台受限……广电总局近期密集出台的监管政策,让被国内彩电厂商视为“王牌武器”的互联网电视狠狠地挨了一棒,甚至有业界人士断言“已经看不到前途”。

图:漫画网络电视牌照排他被疑垄断

然而,互联网电视的命运仅仅是三网融合在部门利益博弈下艰难前行的一个缩影。

广电封杀未授权内容平台

因为涉黄事件,海尔、海信、TCL、康佳、创维等品牌的互联网电视近日登上了央视的曝光台。因为作为互联网电视销售卖点的上网功能却为浏览淫秽视频提供了捷径。据称,问题的源头就是电视厂商自建的内容平台。

就此问题,上述多家彩电企业负责人均向记者“喊冤”,称并未在互联网电视平台内内置淫秽内容。“问题出在互联网电视的搜索引擎上。”一位企业负责人表示,主要是由于给彩电企业提供搜索引擎的合作商没能把一些不文雅的关键词屏蔽掉。

涉黄事件一出,广电总局便迅速做出反应。被业界称为“双重监管文件”的《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管理规范》和《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管理规范》下发至企业手中。根据这两份文件规定,目前各家彩电厂商开展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几乎都属于尚未被广电总局授权的范畴,这意味着所有的自建平台都将作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称,虽然互联网电视的内容监管有必要更加严格,但此番曝出互联网电视涉黄问题,也有为广电总局出台监管措施铺路的嫌疑。

除了封杀各家厂商的自建平台,多个省市的IPTV业务也被叫停。IPTV是指运营商利用宽带有线电视网为家用电视机等终端电器提供包括电视节目在内的多种数字媒体服务的业务。作为三网融合的第一个成熟应用,IPTV起步相当早。

不过根据广电总局日前向各地广电局发出的“41号”令,未经广电总局批准擅自开展IP电视业务的地区,被要求限期停止相关业务。这意味着,广东、福建、浙江等IPTV用户大省的IPTV业务都将被强制叫停。对于已投入重金的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来说,不仅是前期投入打了水漂,而且还将面临着超过上百万用户的投诉麻烦。中国联通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的IPTV已经停止了运营,至于以后什么时候再开始,那就得看政策了。

互联网牌照花落广电系

据奥维咨询统计,2009年全年,我国市场共销售互联网电视99.1万台,占整体平板电视市场的4%。业界预计,2010年,中国互联网电视市场零售量有望超过600万台,市场增速将超500%。

如今,互联网电视企业自建的内容平台受限,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IPTV也被叫停,那互联网电视还能看什么?

对此,广电总局的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不是所有的运营商都被叫停了,但还是保证有牌照的运营商为互联网电视提供丰富的内容。而且叫停也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规范这一市场。该人士所说的“有牌照的运营商”就是指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上海文广旗下的百视通及杭州华数传媒这三家“广电系”企业。

根据双重监管文件,互联网电视管理将采取“集成+内容”的管理模式,由广电总局颁发集成服务牌照及内容牌照。而互联网电视生产厂商必须“一对一”绑定拥有集成业务牌照公司的客户端,并选择有内容牌照的内容提供商。

到目前为止,“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牌照尚未颁发。一位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业务牌照后面几批的发放量也不会太多,而“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牌照花落谁家现在还很难说,广电总局可能会发放给地方广电播出机构如电视台等。目前只有央视确定能获得上述两张牌照,还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两张牌照只发给广电的“嫡系”企业。

今年3月末集成业务牌照发放后,这三家运营商就成了香馍馍,各大互联网电视生产企业争相和这三家运营商建立合作关系,数TCL最为积极,4月初TCL先是与杭州华数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正式进行互联网电视内容方面的合作,接着又牵手中国网络电视台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内容牌照发放后这种合作潮会再度上演。”北京奥维营销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金晓峰认为,牌照的限量发放和自建平台的受限都是为了加速家电厂商与“牌照企业”的对接,这势必造成垄断,而互联网电视的生产成本也会因此增加。“企业为了维持原有的利润空间,必然涨价,而这成本自然会转移到消费者头上。”

互联网电视前功尽弃?

实际上,互联网电视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在广电系、电信系的斗法中,为“不知道自己合不合法”而烦恼。

去年8月,广电总局一纸文件,规定通过互联网连接电视机或机顶盒等电子产品向电视机终端用户提供视听节目服务,必须取得许可证;申请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必须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这几乎等于收回了家电厂商的内容供应权,引起了互联网电视产业不小的波澜。

紧接着去年10月广电总局发函要求中央电视台撤下有关TCL、海信、海尔等企业互联网电视广告。理由是这些企业尚未领取相关许可证。

监管政策收紧在2009年年底出现转机,当时广电总局与工信部在一次内部沟通会上初步达成了对互联网电视放宽限制的共识。央视国际随后拿到了第一张互联网电视牌照,当时央视网总经理汪文斌在面对媒体时表示,第一张互联网电视牌照的发出,意味着长久以来处于灰色地带的互联网电视已被“正名”。

消息一出,互联网电视生产商就闻风而动,建立自己的特色内容平台。创维与迅雷合作开发“酷开网”,而康佳不仅建立了全开放式平台,还与文化部旗下的中录联兴合作建立内容平台。而现在,企业昔日里展示的“平台秀”受限,各大厂家都显得很无奈。

创维集团新闻发言人沈健向记者表示,和迅雷合作开发的酷开影视业务不能使用了,虽然目前公司还没有终止和迅雷公司的合作,但以后合作方必须选择有牌照的企业。至于会不会采用三方合作的形式,沈健仅表示,“现在还不好确定,看政策的走向吧,不过厂家都不希望这个行业长时间处于这样的垄断局面中”。

康佳集团彩电事业部市场部总经理黄心仲也向记者表示,按照广电总局限制自建内容平台的规定,该品牌互联网电视的影视功能已经不能用了。“幸好我们的内容平台还提供在线教育、在线游戏、卡拉OK等功能,有这些功能在,前期投入的浪费也不会太多。”黄心仲说。

即便厂商们表现得还不算过于悲观,但有业内人士认为,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互联网电视最核心的功能就是在线影视服务,其他的尚属辅助功能。若已售出和已生产的电视视频播放平台无法升级,消费者花高价购买的互联网电视影视功能将形同虚设,而生产商和卖场也将面临大量的库存风险。

不仅互联网电视生产商苦恼,与这些企业合作的内容提供商也很无奈。去年曾与TCL合作的PPS总裁徐玮峰告诉记者,事实上,他们去年9月份就已经终止了与TCL的合作,对未来是否再考虑进入互联网电视内容领域,徐玮峰坦言:“作为中国的企业首先要遵守国家规定,目前没有资格那就只能这样了。”

国内电视企业有利形势尽失

目前,TCL、长虹、康佳等企业都已经宣布停产非互联网电视,其生产的产品甚至被视为未来的大势所趋。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即使没有政策设置的门槛,互联网电视标准缺乏、应用名不副实等弊病也为其昙花一现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家电专家刘步尘向记者表示,互联网电视本身就属概念营销产品,如果将互联网电视分为网络功能和电视功能,电视功能占80%-85%,而网络功能仅占不足20%,互联网电视的网络功能根本满足不了消费者的网络需求。“互联网电视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如果没有了互联网电视,国内彩电厂商对抗外资品牌的砝码便成为空谈。

“互联网电视之前的CRT时代和液晶时代中国企业始终是在跟随日韩同行,但是到了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显然占据了先机。”TCL集团一位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表示。跟TCL持同样看法的国内厂商不在少数。在他们眼中,尽管互联网电视不像期待中那样完美,但抢先占领这一市场不仅可以赚取不菲的利润,还能借此赶超外资企业。

目前,外资企业中除三星外其他企业至今未涉足互联网电视行业。国内相关政策的不确定和市场的未明朗化,使外资品牌不敢贸然。北京数字华夏品牌传播研究机构首席分析师姜培峰还认为,电视增添互联网功能已经不足为奇,凭借外资品牌的研发实力做这一块肯定没问题。

刘步尘也分析说,消费者选择电视最重要的是视觉上的感受,从黑白电视演变成彩色电视,从CRT到平板电视,人们真正感受到了视觉上的变化。随着人们对立体画面的追求,未来平板市场的发展趋势应该是3D电视。外资品牌并未把互联网电视当做竞争重点,国产品牌将互联网电视作为抗衡外资品牌的武器,偏离了产业的主线。在3D这条产业主线上,还难以摆脱受制于人的命运。

不过,国内家电厂商或许不会就此轻易放手。已有家电厂商用电脑电视一体机替代互联网电视。万利达在今年年初就已经推出了这样的产品。姜培峰认为,电脑企业在电脑中添加电视功能轻而易举,但家电厂商在电视中添加电脑功能相对来说技术还略显不足,而且遭遇的竞争也比较激烈,所以将电脑电视一体机视为互联网电视的救星还为时尚早。

利益博弈成三网融合最大掣肘

互联网电视的发展屡次遭遇政策关口,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互联网电视的发展融合了电信网、广电网、互联网三方的利益,但是在我国这三网又隶属于电信和广电两个不同的部门管理。刘步尘认为广电系运营商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每月高达上百元,这让广电产业链上的企业眼红不已,而电信和互联网企业也因内容问题而处处受制,互联网电视已经成了部门利益之争的焦点。

但事实上,利益博弈成三网融合最大掣肘已是产业内的“老论调”。围绕IPTV、视听牌照、手机电视标准,甚至《电信法》的制定,双方都存有很大分歧,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也只好无奈跟随政策风向不断调整甚至走回头路。

此次彻查IPTV、限制自建内容平台,只不过是双方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认为,电信、广电是互相想方设法阻止对方进入各自市场,两方争夺的是市场,而不是为信息化。由于电信系的市场化起步远早于广电系,广电在竞争中没有优势可言,加之在国家三网融合大战略背景下,电信系的宽带建设明显提速,这都对广电系造成压力。

目前距离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的出台日期越来越近,此前工信部部长李毅中透露“三网融合试点方案预计5月出台,6月启动”,在这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关于三网融合试点城市的猜想接连不断,广电和电信两个阵营围绕试点城市和方案的博弈火药味也更加浓烈。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再艰难三网融合都必须进行下去。

易观高级咨询顾问荆雷说:“三网融合对家电、IT等产业所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对整个产业链的各个利益主体都会带来新一轮的商业机会和潜在市场。对于企业而言,关键是要看谁能够在产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建立与广电系运营商或电信系运营商的良好合作机制和信任机制,才能享受到三网融合带来的‘精彩’。”

小欧资料

美腿诱惑诱惑

中年女人图片诱惑

性感女王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