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三世孽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02:44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狼君》

开篇:

戚曼颖拖着沉重的脚镣,每走一步,那脚镣便生硬地扎入她骨肉中,刺得鲜血淋淋,沿路留下一滩滩的血迹。她的身后跟着黑白无常,三人一路向西直往地府。

伴着一路的鬼哭狼嚎,她飘飘荡荡地来到鬼门关,又从鬼门关走向黄泉路。

沿路的风景除了鬼魂的哭泣声再无其他。

过了黄泉路,她来到了忘川河。

望着河中腥红艳艳的水,她不时想起那把扎进她腹中,夺去她和腹中孩子性命的尖刀,一股恨意涌上。

她不会放过他的!纵是千年万年她也要找到他,为自己和孩子,以及死去的家人们报仇。

戚曼颖早已苍白无血十指紧握成拳,阴风吹来,她的身躯颤了颤,轻薄的如同纸片人。

黑白无常已等不及地要回去复命,见她不走便催促起。

戚曼颖被黑白无常押着继续往前。

眸光无神,愣愣地望着那如血般绚丽红艳的彼岸花,思绪不时又回到生前。

前世:

她与武晔自小青梅竹马,两家世代交好,打小就订了娃娃亲。

武晔长她四岁,在她十四岁那年,武晔高中状元,两家为迎个双喜临门,三日后武晔便迎娶她过了门。

才子配佳人,美女爱俊才,可谓锦绣良缘,花好月圆。

哪知那武晔根本就是打着迎娶之名羞辱她。

新婚夜独守空房不算,却见自己的夫君搂着妓院的头牌你侬我侬。

渐渐地她心死如灰,对他视作不见。为了父母及家人,她打碎牙齿和血吞地活着。

不想武晔仗着手上的权势,将她父母及家人,尽百口人一夜间全除去。

她不明白他为何这般恨她及她的家人,究竟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让他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孩子却不是武晔的,而是武晔为让她颜面尽扫,唤下人玷污了她。

她本对生已绝望,可这个孩子又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她想不管是谁得孩子,只要是她的孩子就好。

可那武晔还是不放过她,以通奸之罪,将一把尖刀扎进她腹中……

分隔:

戚曼颖好恨好恨,好冤好冤!她的心一直都在滴血,可惜到死也没能亲手杀了武晔报仇。

她的执念是如此重,恨意如此的深,她怎甘心就这么死了。

不知不觉她来到阎罗殿,双膝着地跪在殿下。

判官见了她,不时翻看起生死薄,乍一看,一张老脸僵了住,便与殿上的青面阎王商谈起。

“殿下!这个戚曼颖不同常人!您看该怎么处治她?”判官说着将生死薄递给阎王。

阎王一看,一张青脸顿时变黑。

“这个……还真是头回见到!判官你就禀公处理吧!”阎王摆摆手道。

那判官将桌上的惊堂木一拍:“大胆冤魂!既已死,为何执念还这般重?你可知罪?”

“不知!大仇未报,我死不足惜!可惜未能亲手杀了那武晔替冤死的家人报仇!”戚曼颖哭诉道。

那判官蹙眉摇头叹道:“执念太重未必是好事!凡事自有天数!你之所以得此结果,便是前世种下了因果!若是放不下,即便往生也还是痛!要不得!”

“那就请阎王爷让我带着记忆往生!”戚曼颖恳求道。

阎王与判官再次交头接耳商议起。

片刻后,判官再次开口道:“既然他杀你一次,那就罚你杀他三次可好?”

戚曼颖一愣,这是什么惩罚?思绪还没收回就被鬼差推入轮回台轮回了。

第一世唐朝:

戚曼颖醒来时头疼欲裂,扶着床头缓缓坐起,却听屋门“呯”一声被撞开。

戚曼颖还没从重生的喜悦中醒来,却见武晔一身酒气熏天地朝她步来。

戚曼颖见武晔的着装已与之前不同,料想自己该是轮回到了下世。

“贱人!起来!给老子去买酒!”武晔攥着戚曼颖的头发将她从榻上攥下。

一股刺疼由头皮涌来,活像被人揭了头皮一般。

戚曼颖痛苦地摸着头,却摸见一手的鲜红。

她傻了眼,适才明白,她的头受了伤,刚醒来时的那国疼痛原是头受了伤。

再一摸,见头上包着纱布,时不时有药草味,想必是之前就受了药,经过包扎了。

只是旧伤未结疤,这新伤又添上。

武晔见戚曼颖不睬自己,心里的怒火越发的浓,两眉一横,对着地上的戚曼颖一阵拳打脚踢。

巨疼拉回戚曼颖的思绪,她狠狠瞪了眼武晔,前世的恨意再次涌现,她将嘴唇一咬,快步奔至梳装台,从做针线的盒子里取出剪刀。

“你凭什么打我!连老婆都养不起的男人,还算男人么?你除了喝酒打人,还会什么?”戚曼颖将剪刀指着武晔怒喝道。

武晔见一向温顺的戚曼颖像发了疯似的,顿时傻了眼,想到自己自从贬官后,一直失意,不想被朝庭流放到岭南这荒山野地处,从此一蹶不振,终日饮酒消愁,遇上半点不顺心的,就对自己的妻子拳打脚踢,他知道自己有错,可是他却管不了自己的脾气。

武晔朝戚曼颖缓缓步去,戚曼颖慌了手脚喊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你!”

武晔见戚曼颖抓着剪刀的手簌簌发抖,以为她不过是想吓吓自己,奔上去就想夺剪刀,不想在与戚曼颖的争抢中将剪刀插入腹中……

第二世元朝:

戚曼颖还没从误杀武晔的惊慌中走出,灵魂便来到了下一世。

这一世的她此时正领着三岁的儿子在逃亡路上。

蒙古人已攻入临安,皇帝走了,百姓们不想被蒙古人欺压,只能卷着铺盖逃亡。

这一路逃来,戚曼颖累得气喘吁吁,加上几天没进食,仅靠水维持,体力已撑不住。三岁的儿子饿晕了几次,好在有个好心人给了她半块饹饼,她将那饼撕下一小块喂给昏迷的儿子,哪知儿子还没进嘴,却被一群饥民瞧见了将她剩下的饹饼全数抢去。

因为没有吃得,儿子被活活饿死。

戚曼颖差点将眼睛哭瞎。

这时有马蹄声传来,大家抬头一看是商队,一头又一头的大马上挂满了重重的货物,方向正由西向东,像是从西域方向而来。

戚曼颖一瞧那坐在领头白马上的人,两只红肿的眼突然来了神。

武晔这个负心汉,三年前抛下他们母子不知所踪,原来是去异地贩货了!

戚曼颖冷冷一笑。

他倒是想得周到,抛下妻儿一走了之,将那么大的一个家业,抛给她一个妇人和躺在襁褓哇哇啼哭的孩子,这样一个杀千刀的混帐男人,压根就不是人!

戚曼颖倏地站起,从布兜里取出防身用得砍柴刀藏置背后,一步一挨地走向武晔。

“武晔你这混帐!还有脸回来!”戚曼颖将武晔的马拦住,指着马上的武晔痛骂道。

武晔一愣,瞧着眼前这个面黄肌瘦挡他路的女人,面色一僵,赶紧从白马上纵下。

“夫人!”武晔一副欣喜若狂朝戚曼颖奔了来。

戚曼颖却没有丁点重逢的喜悦,见武晔一身华衣,身后的商队里还有一辆华丽的马车,那马车挂着帘布,一看就知里面坐着武晔的家眷。

戚曼颖的恨铺天盖地而来,没等武晔开口说第二句话,手中的砍柴刀就朝他砍了去。

血染黄沙,落日斜斜地照在武晔的尸体上……

第三世民国:

戚曼颖杀了武晔两世,每每想起武晔鲜血喷涌倒地的场景,她的心都在抽搐。本以为她会感到痛快的,相反心事越发沉重。

不知为何这最后一世,她竟不想杀他,只想问他为什么会一世一世伤她的这般重?

戚曼颖正在屋里绣着锦帕,突然一阵炮弹的爆炸声轰然而响,吓得她惊叫起,搁下手中的活,唤来家仆一问,才知日本人已侵占天津,局面陷入困境。

她的丈夫武晔现任天津军务司司长,这个时候在抗日前线,已有一个月未回家。

如果天津沦陷,她身为武晔的家属就很危险,日本人不会放过她,她倒是不怕死,只是不想连联家人便连夜将家仆解散。

在朋友的帮助下,她隐姓埋名在国际饭店租了套房安顿了下。

刚搬进国际饭店没几日,便听说日本人将她的家一把火给烧了,再接下来,天津大大小小的报纸上都登满了武晔被捕的消息。

戚曼颖忐忑不安,担心武晔会受害,又担心武晔熬不住日本人的烈刑,做出有辱国家和民族的错事。

戚曼颖倒希望武晔宁死不屈,至少这样不会让国人耻笑,让武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想到武家祖上几代都在为国效力抛头颅洒热血,戚曼颖就热血沸腾,她若是男儿定是早早上了战场。

然而这仅是戚曼颖个人的想法,那武晔被日本人折磨的死去活来终于扛不住招供了。

接下来几日,天津城到处可见日本人身影,他们到处搜到处抓,不知有多少地下党和特工被日本人抓去枪杀了。

戚曼颖终日惶恐难安,为了阻止武晔,她倏地想到大义灭亲四字。

这日,戚曼颖将自己打扮一番后,将几粒安眠药用布包起塞进文胸,随后去找武晔。

到底夫妻一场,武晔对她的提防不严,戚曼颖趁其不备,将安眠药投进他的酒杯里,随后亲手端酒给他。

看着武晔无声无息地睡去,戚曼颖苍白无力地大笑起……

结局:

戚曼颖不停地笑啊笑,笑得眼泪飞溅,笑得彼岸花失色。

小小地下城bt(无限商城)

赢彩彩票

超级联盟

昆仑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