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知道自己死了的管理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23:40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我是一个管理员,因为管理的地方是好姐妹公司的仓库,所以就顺便住在了里面。但最近出了些事,让我很是不开心。我一直以为,朋友会让我独自管理仓库是出于对我的信任,但没想到,她又请了另外一个人来帮忙。

我自问做事从来没出过错,但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朋友要多找一个人,因此生气的冲到朋友的住处询问。说来也奇怪,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透露出一丝害怕。我虽然有点奇怪,但因为生气还是占了上风,所以并没有多想。朋友告诉我,只是因为怕我太累才多找一个人,但不会降低我的工资。毕竟两人都是朋友,我也不想她太难做,也就作罢了。

其实最近,我总是很不舒服。以前总是很喜欢沐浴在阳光之下,可现在碰到太阳总觉得很不舒服,而且很想睡觉。反而是在晚上的时候,却觉得精力很是旺盛。我以为是自己身体出了毛病,于是就去医院看看。可医生摸了我的脉搏后,表情由平静变得吃惊。我以为是我生了什么重病,可医生却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让我回去好好休息。我想再说什么,医生却已经叫下一个病人进来,好像对我避恐不及,让我觉得有点不满。

刚回到仓库,我就看到了一个陌生女子正在指挥大家帮忙将货物运进运出,看来就是新来的管理员了。大家见我回来,又看了看那个女子,都不敢说话,只是尽快完成要做的任务。我来到女子面前,伸出手和她示好。但这个女生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懂礼貌,竟然无视我的存在,依旧指挥着大家。我对此很是生气,但看在她还在忙碌的份上,只好等她忙完了再说。从其他人的口中,我知道了这个女生叫绿芸,是我好姐妹的亲戚。

等她忙完了以后,我再次上前想和她聊天。没想到她依旧不理我,好像把我当成了空气。她这种行为让我很不爽,也不知道怎么的,随便拿起一个玻璃瓶就扔向她。绿芸吓了一跳,先是拿起那些碎片疑惑的查看了一下,又到处仔细的看了看,可好像就是没看到我。我觉得很是不解,走到绿芸面前,故意在她眼前摇了摇手,但她依旧好像没看到我一样。

此时,另一个同事凤林进来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绿芸,神色有点古怪。她走到绿芸面前,跟她说了些公事就要离开。我连忙拉住她,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只是摇摇头,带着我离开了仓库。一出仓库,我就连忙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凤林一开始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劝我先回去休息。但我死命的拉住她,逼着她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绿芸好像看不见我。凤林无奈,只好说问我:“你不觉得自己最近很奇怪吗?”我点了点头,将我觉得疑惑的地方告诉了她。凤林却摇摇头:“你难道没发现你都不用吃东西,也不用喝水吗?”她这么一提起,我才想起来,我好像有好一段时间都不觉得饿和口渴了。我忙问她是不是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一言不发,只是叹气,接着就开车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的墓园里。

走了没多久,我们在一个墓碑前停下。当我看到墓碑上的照片,名字等信息时,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有点站不稳,幸好有凤林扶着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荒乱的看着凤林,多希望她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从凤林眼睛里,我看到的是不忍和悲伤。我突然觉得头很痛,很多画面都不停在脑子里盘旋。

我渐渐想起了最后留在人世前的一些记忆。我正拿着好姐妹给我的东西要去批发商那儿商量新进货物的事,站在一旁等红绿灯时,不知道是自己不小心还是背后真的有什么推了自己一下,踉跄的跌到路中,被疾驰的车辆碾过身体…

我不敢再想,也不想再想,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好像是噩梦一般。我不想去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这一切偏偏是真的。

就这样,我的想法开始变得偏激,觉得所有人都在欺骗我。我的眼睛渐渐变成红色,思绪也越发混乱,恶狠狠的掐着凤林的脖子,竟把她掐晕了。紧接着我又回到仓库,看到绿芸火气更旺,总觉得她就是我姐妹请来提醒我已经死了的。

我迅速飘到她面前,头发凌乱,面目狰狞的对她拳打脚踢。正在这时,姐妹出现了,焦急的叫住了我。 此时的我已经暂时失去了心智,觉得所有人都在骗我,包括这个所谓的好姐妹。

“你们都是骗子,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怒吼着朝她冲过去,不经意间露出了死前的样子,将她吓了一跳,连忙往外跑。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也快速的跟了出去。但当我来到门外的时候,却看到了很多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不知怎么的,往事竟如放电影般不断的出现在脑海里,我的理智也渐渐的回来了。眼睛上那恐怖的红色也慢慢消失。而因为恢复理智的关系,我的身体竟逐渐变得透明。看着自己变得透明的身体,我不得不相信我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眼泪止不住的流。

大家看到我恢复正常的样子都舒了一口气,连忙围上来。但看到我那透明的身体,大家却又都有些害怕。我能理解大家的想法:“谢谢你们在我死了以后依然照顾我,担心我知道真相所以不告诉我,依旧和我做同事。”我对着他们举了鞠躬表示感谢,回到仓库的房间里拿出一个铁盒子,铁盒子里放满了我对每个同事的看法和建议,一张张发给他们。

大家边拿边哭泣,每个人都很难过。我只能尽量忍住眼泪,假装微笑着看着大家,希望能让他们好过一点。紧接着,我们像往常一样谈着天,说着地,很是开心。

天渐渐亮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快要消失了。大家似乎也发现了,心里都很不舒服。我站了起来,和他们招了招手,做最后的道别,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

234彩票旧版

小小迷城

野蛮人大作战腾讯版

涛涛熊极速联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