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脱媒银行业面临最大挑战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3:04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何时终结金融抑制,何时终结以银行业为中心的金融格局,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这一系列亟待破解的问题引人注目。

许多人预计此次三中全会将公布深化经济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金融改革将是这些规划中的重中之重。

有人认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长期实行低利率、行政配置廉价资本以促进工业发展。现今,这一金融抑制政策已导致资金融通和产业结构失衡,并快速积累着系统风险,金融转型迫在眉睫。

如何制定金融改革的具体路径,中国的金融格局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2013中国金融改革国际论坛”上,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丽、原日本央行副行长西村清彦等多位国内外专家试图寻找出答案。

金融脱媒

企业脱开银行这个中介(媒介),由间接融资变成直接融资。通常指资金绕开商业银行体系,直接从投资者输送给资金需求方的直接融资模式。如存款人将存款转移到证券基金等投资机构寻求高收益,借款人通过向投资者发债等直接募集资金,从而削弱了银行的金融中介作用。

对话嘉宾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曹远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黄益平

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潘英丽

东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原日本央行副行长 西村清彦

存款利率市场化或两年内完成

曹远征: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启动,总体思路是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推进的原则是渐进式的。

目前只有信贷市场利率存在某种管制,货币市场与资本市场是放开的。去年年末存贷管制的资金规模只占整个市场的44%,因此我们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条件基本形成了,当时我们给央行的建议是可以放开贷款利率。

今年7月20日,人民银行宣布放开贷款利率下限,目前只对存款利率上限有所管制。我们预计存款利率的市场化会在未来两年形成,现在需要的是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如果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存款利率就可以放开了。

但我想强调的是,能否形成一个竞争性的市场利率,还取决于金融机构管理和产品的创新。利率市场化如果从政府管制意义上来讲,似乎只剩最后一公里了,但是如果真正形成市场利率,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黄益平:近期有观点认为,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推行目前不必太激进,我原则上同意这种观点。金融开放应当遵循其内在的逻辑,例如先开放资本项目、汇率还是利率,不能盲目开放。

潘英丽:利率改革的最后一步就是放开存款利率,我个人认为,2006年是金融抑制政策退出很好的时间窗口,但当时政策并未退出,导致了随后这7年的时间里经济结构进一步恶化。现在继续金融抑制政策将产生更为严重的问题,转型具有巨大的紧迫性。

所谓金融抑制政策,可以理解为发展中国家跟工业化战略配套的金融政策,基本特征就是低利率,以此来鼓励投资,实际上就是为工业企业提供补贴的金融政策。我认为中国应当进行金融转型,并不是局部小范围的改革,而是退出金融抑制政策。

金融脱媒引发银行业变局

曹远征:中国银行业最大的挑战不是利率市场化,而是金融脱媒。

2009年,在社会融资规模总量中,新增人民币贷款高达90%,去年这一比例降至52%,今年已经低于50%,这是对商业银行最大的挑战。中国金融已经开始向直接融资方式转变,间接融资的比例大幅下降。

金融脱媒将对银行业带来什么挑战?如果观察一下中石油的年报就会发现,2008年以前中石油资金90%来自于银行贷款,而现在资金90%来自于市场,通过短期融资券等进行融资。这迫使银行现在必须发展中小企业客户,因为大企业已经不再依赖贷款了。

一个合理的推测是,金融脱媒后,中国的银行可能会向批发银行转变,即重点服务拥有大额融资需求的客户。银行不再单纯地吸收存款、被动负债,再扩大信贷规模,赚取利差,这个转变非常深刻。银行将根据自身的风险定价能力、自身的发展战略来设计未来的经营,改变“千人一面”的局面,实现差异化发展。

我们注意到,兴业银行与民生银行的模式已经开始出现差异,民生银行注重发展中小客户,而兴业银行则关注银行同业市场,现在无法评价两种模式孰优孰劣,但这恰恰证明了中国银行业的风格已经多样化了。

潘英丽: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200%,高于美国和G20中所有发展中国家。全球范围内,除英国与法国这一比例在300%左右外,中国已经是最高的国家。因此中国商业银行应当尽快推进结构性改革,包括中、农、工、建在内的大银行应当考虑对其支行进行分拆,将国内市场让渡给民营资本,同时开拓海外业务,尽快实现国际化。

西村清彦:中国应当尽快改变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结构,建立多层次的金融框架。目前中国的债券市场发展还不够成熟,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在未来银行业改革过程中,为应对金融脱媒,中国的银行更应当大力发展能满足大企业融资需求的批发银行业务。(记者 胡维佳)

河南定制工服

眉山工服定制

黑河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