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季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在中国啃下10亿市场的微额贷款市场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09:33:10 阅读: 来源:四季垫厂家

在中国,给普通人提供应急信用借款服务是个大市场。虽然美国、英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相同业务的公司都做得很成功,但在中国,普通人的信用记录往往是缺失的。如何迅速判断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意愿,提供无抵押的借款,对于金融信息服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现金巴士撬动的正是这一个市场,自产品上线后,现金巴士的业务一直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增长。2015年1月,现金巴士上线一个月,获得了来自华创资本和启明创投共同投资的500 万美元A轮投资。

用车库精神创业

2014年的12月11日是现金巴士“十万火急借款”产品正式上线的第一天。当时,在广州出差的现金巴士创始人、CEO唐阳接到了COO李琦的电话,李琦在电话里告诉他,产品上线第一天收到了十几笔借款申请,最终产生4笔打款。

仅仅过了一晚,现金巴士线上就有了几百个借款申请,当时在小工作间里的李琦和CTO吴斯一度怀疑是不是程序出了问题,怎么会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跑来几百个用户?后来他们给用户一个个打电话核实才确定这些人确实是来借款的。从这以后,现金巴士的业务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从用户数量、打款速度、放款资金到审核规模和效率都在以一个非常迅猛的速度增长,在2015年12月现金巴士一周年时,每天已有超过2000笔的打款。

为什么能在一年内做到这样的体量?在唐阳看来,是在于现金巴士有一个非常好的车库精神来做支撑,车库精神、极客文化、拼搏态度造就了现金巴士今天的业务。

硅谷的创始公司HP就是在车库里起家的,最早的产品是一个振荡器,它所强调的就是:现在手头有哪些零件,今天就把它组装起来创造价值。在现金巴士最初成立时只有3个人和一个想法,吴斯就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每一行编码从头开始做。

吴斯说,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做一个非常花哨的产品,抱着把服务做好、把系统做稳定的想法。一句话就是,让用户尽可能迅速的得到反馈,让用户的体验更好。I do it today!今天就把事情搞定!有什么困难也不藏着掖着,大家一起解决,这是非常务实的态度。

现金巴士创始人、CEO唐阳

香港叮当车上的灵感

唐阳很早就开始研究互联网金融,2014 年上半年,他几乎把国内外所有相关的成熟模式都研究了一遍。他慢慢发现,除了像 P2P 这种动辄借上万块钱然后分期偿还的需求之外,身边很多人其实常常会有微额资金应急的需求,迅速借到钱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还掉。

尤其是 80 后和 90 后,月光一族的比例非常大,“提前月光”更是常态。但目前国内还并没有很多好的产品能及时解决这种燃眉之急。就像他的一个朋友,遇到这种情况常常采用的办法就是刷信用卡套现。而很多人甚至没有信用卡,就只能找身边人去借,而这会使他们承受很多人情、面子上的压力。

唐阳去研究国外针对微额借贷的做法,惊讶地发现,美国、英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微额借贷公司都做得很成功:目前,美国每年有 1亿笔微额借款,平均每笔借款不到 300 美金,相比美国 3 亿人,每年的借款笔数已经是人口的 1/3 ;英国公司Wonga在2012年的利润达到1亿美金,平均每笔借款只有 400 英镑,平均 18 天归还;德国公司Kreditech 在 2015 年刚被《福布斯》评为全球 25 个小独角兽公司之一,是唯一上榜的德国企业,开业之初每笔借款是 100 多欧元,发工资就归还。

国外这种微额信用借款的平均金额上,美国是 300 美金,英国是400英镑,俄罗斯是 1000?16000 卢布。这大都在借款人的承受范围之内。在英国,微额借款不允许超过借款人月薪的30%,每日收费不允许超过借款金额的 1%,比如借 100 英镑,每天的收费不能超过1英镑。

这些先例都让唐阳很兴奋。于是,他去调研了全中国一、二、三线 15 个城市,每个城市调研了 100 个用户。他发现,在中国,迅速的微额借贷需求是普遍的,供给严重不足。“所以我们决定出手。

”创业的想法在脑子里呼之欲出。唐阳去香港出差,看到许多市民都愿意花上两三块港币搭乘有轨电车——叮当车,从港岛的一头开到另外一头。车上没有空调,但是一路迎着海风很舒服。唐阳有了灵感,想到了“现金巴士”这个名字,提供 500?1000 元的应急信用借款,希望做一个能覆盖到每一个人,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的金融服务解决方案。

突破微额借贷市场的三大难点

唐阳给公司取名“微额速达”,就是微小的额度、快速到达的意思。但就是这四个字,是这整件事最大的难度所在:在中国,普通人的信用记录往往是缺失的,有的人甚至没有信用卡,即使去央行征信中心查询,很可能也是没有信用记录。如何迅速判断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意愿,提供无抵押的借款,对于金融信息服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中国,给普通人提供应急信用借款服务是个大市场。保守估计,这类公司经营下去坏账是 10 亿元以上,利润也是 10 亿元以上。”唐阳说。

这件事的门槛首先是技术:欧洲同类公司有上百名高水平的 IT、风险计算、系统管理的技术专家,通过大数据计算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唐阳马上行动,几乎找遍身边所有认识的人,从摩根史丹利、硅谷、天津智力超常实验班的同学里找到了早期团队成员,涵盖了金融、运营、大数据、IT 安全几个方面的需求。最终,他们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把风险控制引擎开发了出来。

其次是数据:但光有引擎还不行,得有足够的“食物”喂给它,让它运转起来,才能逐渐拥有智力。这个“食物”就是数据。

哪些维度的数据是风险控制引擎需要的?唐阳奉行先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他请来了 Wonga 的创始人兼 CTOJonty Hurwitz 担任“现金巴士”的顾问,借鉴德国等其他欧洲公司的算法。

最后是用数据去检验: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用中国的用户数据去检验,以适用于中国的用户。

现金巴士采用的是“用人力来推动机器算法”。现金巴士先用人工看了 10 万条申请信息,选择放款,再把数据输入给引擎学习,经过这样一个人工推动,逐渐实现引擎自动化计算。“我们现在已经把坏账成功地降到接近欧洲同行的水平。”唐阳说。他指的“欧洲同行的水平”,是欧洲以及日本微额借贷公司目前保持的8%左右的坏账率。

“英国同行的发展过程是,第一年做了 10 万笔放款,在这个基础上建成一个初步的模型,再在随后 100 万笔放款的基础上建成一个高质量的模型。我们在 10 万笔放款的基础上已经建成了一个比较棒的模型,没有走太多的弯路。”唐阳说。

但这个过程,除了需要时间,还要资金。机器学习,既要吸收好的数据,也要吸收不好的数据。那么,机器的智力成熟,必然以前期大量的坏账为代价。

“前期需要多少资金才能撑起坏账我大概是知道的,因为我对国外同行的财务报表都能背出来。但是我不清楚在中国的国情下还存在哪些不确定性,会增加多少财务需求,我需要去蹚一遍。”唐阳说。

那时,现金巴士的初创团队已经搭建完成,有超过十年创业经验的连续创业者、来自全球顶级 FinTech 公司的大数据风控专家、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领域的IT技术高手和经验丰富的客户服务专家。

在线咨询

网络就医挂号

预约挂号网上预约

网上预约就医挂号

相关阅读